<input id="4cmqi"><tt id="4cmqi"></tt></input>
<nav id="4cmqi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4cmqi"><menu id="4cmqi"></menu></menu>
  • <dd id="4cmqi"></dd>

    莎車縣:戈壁產業園的發展之道


      戈壁產業園的發展之道

      ——南疆鄉村經濟觀察之一

    莎車機場對面,高速公路下方的茫茫戈壁之中,3000座溫室大棚在陽光下熠熠生輝。占地2萬畝的產業園包含設施農業、畜禽養殖、林果、保鮮儲藏、農產品加工等諸多分區,當地賦予它一個風格粗糲的名字——莎車戈壁產業園。超過3000人在這里就業,未來人數還會更多。產業園為何存在?又為何落戶于戈壁?怎樣保證它行穩致遠?莎車縣試圖探索出一條農村經濟發展的有效路徑。

    圖片

      莎車戈壁產業園設施農業區鳥瞰。   石榴云/新疆日報記者 呂伊晗 攝

      精心選址  構建生態循環經濟

      “建產業園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群眾收入。”5月6日,莎車戈壁產業園負責人魏興亞說。

      莎車縣于2020年底退出貧困縣序列,但脫貧只是第一步,接下來的鄉村振興挑戰依然巨大。產業園項目正是因此而生。建園并不容易,和南疆大多數地方一樣,莎車縣面臨三重困難:耕地稀缺、財政不寬裕、生態脆弱。

      莎車縣將目光望向戈壁,這里不必占用一畝耕地,光熱資源充足,發展設施農業條件得天獨厚。但園址并未在戈壁深處,而是緊鄰機場的綠洲邊緣,交通、水、電只要稍作延伸,就可與園區相連。

    圖片

      莎車縣充分利用光熱和戈壁資源,在寸草不生的戈壁灘上規劃建設了2萬畝的戈壁產業園。

      針對財政基礎薄弱的實際情況,莎車縣在積極使用項目資金和援疆力量的同時,盡最大努力降低園區建設成本,并避免對生態環境造成負面影響。莎車縣將城市建設和農田渠道清淤產生的土壤搬運至此,作為設施農業和林果區種植用土。“我們用了210萬立方米土,市場價每立方米13元,僅這一項就節省了2700多萬元。”魏興亞說。

      戈壁中原有石料也被利用,堆積在大棚的側坡和后坡,白天吸熱,晚上散熱,成為很好的保溫墻;微噴灌技術和智能水肥大數據的應用,讓大棚用水量比普通棚減少三分之一;毗鄰綠洲的地理位置,令園區可以和鄰近鄉鎮共享標準化垃圾填埋場。更重要的是,通過園區產業的互補性,產業園實現了綠色循環。

      “農業產業園要想走得長遠,必須走循環發展的道路,我們把養殖區的牛羊糞便發酵,制成有機肥,回填大棚和林果區,大棚內的秸稈粉碎后返回養殖區做飼料。一個大棚一年要用一噸有機肥,目前養殖區的糞便,大棚就直接消耗掉了,將來規模增大,可以向周邊供應有機肥和飼料,形成新的利潤增長點。”魏興亞說。

    圖片

    種植戶在莎車戈壁產業園將蔬菜裝車準備外運。石榴云/新疆日報記者阿扎提·玉素甫江攝

      技術加持 建設高標準設施農業

      建立循環農業的同時,產業園實行了固定資產所有權的多種分配方式。園區養殖等其他區域由政府出資建設,引入優質企業租賃并開展經營。但大棚區屬于“飛地”性質,各個鄉鎮通過申請項目資金,由縣里統一規劃,在園區劃定范圍,按照統一標準,由各鄉鎮組織人力分別建設。

      “各鄉鎮建各自的棚,為鄉鎮增添了務工收入,棚建好后,很多建筑工直接就變成承包戶了。有技術、愿意來的,個人包棚;沒技術但愿意來的,先在園區學,會了再包棚。”魏興亞說,“今年5月底,剩余1000個大棚也將建成,現在基本都預訂完了,屆時全園大棚數量將達到4000座。”各個鄉鎮按照各自大棚的數量收取租金,這些租金用于對本鄉鎮困難群體的幫扶,而棚的使用則由園區統一經營管理。

    圖片

      凱尤木·艾買提尼牙孜大棚里的西紅柿正在源源不斷地成熟  石榴云/新疆日報記者 呂伊晗 攝

      每座溫室大棚造價在17萬元左右,依靠當地農民自己的經濟條件不可能建成,國家支持是最關鍵的因素。莎車縣克服各種困難建設集約化的高標準溫室大棚,并非好高騖遠,而是為突破設施農業種植的高技術壁壘創造基礎條件。

      在自己承包的大棚里,阿瓦提鎮古勒巴格村村民凱尤木·艾買提尼牙孜穿著藍色牛仔褲,腳蹬一雙旅游鞋,在觀察西紅柿的長勢。這身裝扮即便立刻從大棚走進商場,也不會顯得有任何突兀。

      “這里不僅比種大田干凈,還比種大田簡單。”凱尤木指著溫室里的智能物聯網水肥霧化降溫一體機說,“大部分事情都被它干了,頭頂上是自動卷簾機,我就是打岔、拔草、點花之類,都是按標準操作,不懂的話技術員隨時都能來。”

      物聯網的終端連接在種植戶的手機上,園區服務中心的電腦上則連著每一個大棚,可以對其實時監測。“缺水缺肥會報警,種植戶可以及時調整。”魏興亞說。但僅靠智能化系統,還并不足以突破溫室種植的技術壁壘,另一個因素是對品種的選擇。

    圖片

    莎車縣戈壁產業園內,當地農民正在辣椒、西紅柿大棚中工作。

      整個大棚區只種植了兩種蔬菜:辣椒和西紅柿,即便再細分,也只有5個品種。這意味著經驗技術擁有高度可復制性。技術員李學增等12人從山東被聘請至此,不到一年時間,已在本地帶出了190人的成熟技術員隊伍,完全能滿足當地需求。

      簡單的種植結構不僅讓技術員能精益求精,也讓種植戶們可以互相交流借鑒。再加上智能化系統的助力,即便種植戶文化水平普遍不高,也足以令整個設施農業的標準化種植成為可能。

      市場變化的不確定性往往會給農產品的銷售帶來隱患,但魏興亞對此有足夠的自信。“我們選擇的種植結構簡單,但并不盲目。”事實上,決定莎車戈壁產業園發展前景的根本力量,在產業園之外。

    圖片

      在莎車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西門塔爾牛良種繁育基地,工人正在給牛喂飼料??κ踩襟w記者 劉孟馨 攝

      立足本地 由近及遠開拓市場

      以設施農業為代表,產業園內包括畜禽養殖等產業的穩定發展,都依賴于一個基本現實:莎車縣龐大的人口數量。只要選對了方向,當地上百萬的人口就是一個廣闊的市場空間。

      魏興亞算了一筆賬:莎車縣平均每天要吃掉2000只左右的羊,一年總消費量大約73萬只,現有養殖規模遠遠不夠。在考慮環境承載力的前提下,產業園40萬只羊的最終養殖規模是可行的,一地飲食習慣的改變極其緩慢,這是一個穩定市場。

      設施農業亦是如此。“辣椒和西紅柿都是基本蔬菜,誰家都吃,很穩定,同時便于運輸,后續加工產業鏈長,技術相對也更加成熟。”魏興亞說,“產業園瞄準的是以本地消費為底座的必需品市場。銷售方向很明確,先是莎車縣,再是周邊,最后再通過訂單的方式銷往疆內和疆外。目前莎車縣60%的辣椒和西紅柿是我們供應的,這個穩定的市場,是園區發展的‘壓艙石’。”

    圖片

      溫室大棚改變了阿布來提·吐買買提夫婦的生活,讓他們對前路充滿希望。石榴云/新疆日報記者 呂伊晗 攝

      對種植戶而言,每個棚一年可以種兩茬半蔬菜,西紅柿產量為9到10噸,辣椒產量為6到8噸,除去各項成本,每個棚每年純收入均可達到3萬元左右。阿熱勒鄉色日克都維村的阿布來提·吐買買提2021年10月底承包一座棚,掙了1萬元后,又于今年承包了第二座棚。“我和老婆現在漂漂亮亮地掙錢,園區房子租金也很便宜,早上把孩子送到兩公里外烏達力克鎮的幼兒園,晚上接回來。生活花不了多少錢,可收入好太多了。”

      阿拉買提鎮扎滿庫木村的阿巴斯·阿披則繼最初的兩個棚后,又于前幾日承包了3個棚,和妻子兒子一起管理,他今年的目標是從大棚里掙10萬元。最近他又發現一個好活兒,開始開著三輪摩托和兒子一起收購大棚蔬菜,直接賣到縣里的農貿市場,15天就掙了5000元。“今天收了200公斤辣子和600公斤西紅柿,掙了300元。”阿巴斯說。

    圖片

      莎車縣戈壁產業園內,當地農民正在大棚中工作。

      螞蟻搬家式的銷售給阿巴斯這樣的農民帶來了小歡喜,集約化的生產模式則為下游經銷商帶來了大便利。“他們成本也降低了,不用再各個鄉鎮跑著收菜,而且這里的蔬菜品質非常好,目前每天出菜20噸左右,有保鮮儲藏區,經銷商們大概3天來一次。”魏興亞說,“夏天大田蔬菜上市后,我們就休棚,利用夏季高溫給大棚消毒殺菌,種植戶靈活就業得另一份收入,大田辣椒西紅柿接替市場供應,產業也形成了互補。”

      “我們結合縣域實情,推動城鄉融合發展,把特色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發展動能,促進了農業增產、農民穩定就業和增收。”莎車縣委書記范寶軍說。

    [責任編輯:帕提曼.米吉提]

    Copyright (C) 2016 zgkash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喀什地委宣傳部主管

   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991-2384777

    中國喀什網舉報熱線:0998-2673718  2673715

   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新ICP備15003762號

    欧美一级成人aa免,未满十八进禁免费网站,欧美肥大BBwBBW高潮
    <input id="4cmqi"><tt id="4cmqi"></tt></input>
    <nav id="4cmqi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4cmqi"><menu id="4cmqi"></menu></menu>
  • <dd id="4cmqi"></dd>